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新野人小说 >> 将夜 >> 第571章 多事之秋 悬空寺的因果

第571章 多事之秋 悬空寺的因果

桑桑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变白。

不是把黑棋变成白棋,而是把自己变白。

看着那枚黑棋,她想着歧山大师的话,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心想如果真能做到想白就白,也不用陈锦记的脂粉,那真是太好了,而且很方便,难怪大师刚才说佛门把这个叫方便法门。

歧山大师微怔,不明白她为什么要发笑,难道自己讲的方便法门哪里有错漏,被这个小姑娘发现了?

世上唯一能够猜到桑桑此时发笑真实原因的人,只有宁缺,看着桑桑有些微羞的笑容,他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幽暗微寒的洞庐内,洋溢着轻松的笑意,然后渐渐回复平静,歧山大师讲解佛法的声音,不时响起,中间偶尔穿插着桑桑的疑问声。

不知道过了多久,今夜的讲解暂告一段落,歧山大师望向宁缺,说道:“治病总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洞庐里潮湿阴寒,不适宜养病,你带着她下山去寺里休息,睡前如果有时间,不妨让她想想今天的事情。”

宁缺说道:“上山下山多有不便,我们不如便歇在这里。”

歧山大师说道:“夜时我也会下山,明日清晨便在寺里相见。”

宁缺微惊,心想世人皆知,歧山大师隐居瓦山已有数十年,即便是盂兰节会都不参加,为何今夜却说自己要离开隐居之处下山?

歧山大师说道:“这大概是我最后一次出庐,总得去寺里看看才能安心。”

说完这句话,大师自蒲团前的地面上拾起那枚黑子,放进桑桑的手心。

听着大师的话,宁缺隐约猜到了一些事情,震惊之余感激之情愈发强烈,却又不知该说些什么,郑重下拜行礼,然后起身扶着桑桑向洞外走去。

走到洞口处,他对歧山大师说道:“您可一定得来啊。”

歧山大师无奈地叹了口气,说道:“放心吧,我一定会来。”

宁缺依依不舍,又道:“桑桑的病还没好,您可别先死了。”

歧山大师气的笑了起来,笑骂道:“你这哪里养成的泼坏性子?如今我总算相信夫子时常会被你气的乱吹胡子,却没办法收拾你。”

宁缺笑着说道:“老师就是喜欢我诚实,疼我所以不收拾我。”

走出洞庐。

宁缺抱着桑桑进了马车。

桑桑倚在被褥上,紧紧握着小拳头,生怕把那颗黑色棋子弄丢了。她看着宁缺神情黯淡说道:““大师……是不是不好了?”

宁缺沉默片刻后点了点头,又说道:“不要想太多,这和你没有关系,佛门高僧对命数自有掌握,更何况是大师这种能预知将来的人。”

夜风渐起,掀起青帘一角。

宁缺看着山道旁那座孤伶伶的佛辇,微微皱眉,他不知道那位悬空寺戒律首座,为什么一直等在洞庐外,而且为什么佛辇旁没有任何人?

……

……

月轮国白塔寺的苦行僧,都被曲妮玛娣带到了山下,烂柯寺僧也早已离开,观海僧送黑色马车下山,洞庐周遭一个人都没有。

夜风吹拂秋林,发出簌簌的轻响,却没有惊动鸟儿,隐隐约约间,似乎有清脆而细微的铃声响起,然而那铃声仿佛不是真实,瞬间湮灭无闻。

洞庐外的佛辇依旧安静,忽然一只手从黄色的帷布里伸了出来,掀起一道缝隙,一个穿着深褐色僧衣的僧人,从佛辇上走了下来。

这名僧人双眉直若横尺,眼若宝石,眉眼间隐见风霜之色,额上亦已有了皱纹,然而却让看不出来年龄,说六七十可,说三四十亦可。

这位僧人自然便是悬空寺戒律院首座。

僧人走下佛辇,缓步走入洞庐,借着幽暗的灯光,看着地下那串虎桃木手链,单手合什,问道:“师叔你究竟看到了什么?”

“宝树,你为何有此一问?”歧山大师平静应道。

悬空寺戒律院首座宝树大师,静静看着歧山,说道:“出家人不打诳语,师叔今日摆出瓦山三局棋,尤其是请出了佛祖留下的棋盘,自然不是为了难为那个可怜的病女,而是想要看究竟是不是那个人。”

歧山大师微微一笑,说道:“天谕神座看不到,当年光明大神官以为自己看到,却发现看错了,那我又怎么看的到?”

“当年卫光明真的看错了吗?

宝树大师神情漠然说道:“如果他没有看错怎么办?如果冥王之子真的降生在将军府怎么办?如果宁缺真是冥王之子怎么办?”

歧山大师摇头说道:“如果宁缺是冥王之子,夫子怎么可能收他为弟子?”

宝树大师摇头说道:“夫子非常人,能行非常事,就算他收冥王之子为弟子,也不是什么很难想像的事情。”

歧山大师看着他说道:“如果事情真如你所想像,那么无论是悬空寺,还是知守观做任何事情都没有意义。”

宝树明白这句话的意思,如果夫子知道宁缺是冥王之子,还收入门内,那么算整个世界想要杀死宁缺,夫子也会站在宁缺那一边。

但夫子并不见得知道。

因为佛祖说过,这个世界上没有无所不知的人。

宝树说道:“我想知道,您究竟在佛祖的棋盘上看到他做了些什么。”

歧山大师沉默片刻后说道:“我看到一辆黑色马车,拦在阡陌大道之间。”

宝树再问:“光明之女呢?”

“她在山上等待。”

歧山大师说道,不知为何,他并没有把桑桑在棋盘世界里经历的一切告诉对方。

宝树向前在蒲团上坐下,沉默不语很长时间。

崖洞壁上的油灯,被微微夜风拂的有些心绪不宁。

宝树忽然说道:“今日晨间在山下,宁缺弯弓欲射之时,我心生极大警兆,净铃振而不鸣,此子身体里似乎有些古怪。”

歧山大师平静说道:“他身上有莲生师弟的气息。”

听到莲生的名字,宝树禅心骤乱,双眉微挑,如蓄势欲击的铁尺,寒声说道:“他是书院弟子,怎么会有莲生师叔的气息?”

他虽然来自不可知之地,贵为悬空寺戒律院首座,面对着莲生的名字,依然难免震撼,要知道莲生此人学贯佛道魔三宗,一生传奇,当年在悬空寺讲经堂里都拥有极高的声誉和地位,岂可轻慢?

歧山大师摇头说道:“或者与轲先生有关?”

宝树渐渐平静下来,神情坚毅说道:“我愈发相信宁缺就是冥王之子。”

歧山大师摇头说道:“他不是,虽然没有办法证明。”

宝树说道:“冥王之子快要苏醒,那么我便是唯一能够证明的人。”

歧山大师看着他的目光骤然间变得极为锋利,虽然他久病多年,真实的修为境界非常低下,这两道目光依然有雷霆之威。

“悬空寺为何从不像书院这般两世相通?因为悬空寺本来就是我佛宗用来在末法年代里保存佛性的地方,要求的便是与世隔绝,不可知之地,便应不可知!”

歧山大师看着宝树,沉声说道:“你是悬空寺戒律院首座,并不是天下行走,非奉佛谕不得入世,你为何要来瓦山?还不速速离去!”

如果是世间别的僧人,哪怕是月轮国的大师或唐国的黄杨僧人,面对悬空寺戒律院首座这样的大人物,也必然执礼甚恭,更不用说如此训斥。

然而歧山大师的身份来历不同,正如传闻里说的那般,他本是悬空寺前代讲经首座的私生子,自幼在寺中出家,真论起辈份来极高,而且他知道悬空寺是一个怎样的地方,所以他不需要在意悬空寺的态度。

宝树果然并未动怒,平静说道:“来自然有来的道理。”

“来的应该是七念,而不是你,你若不是佛缘深厚,与净铃生出感应,成为转世的掌铃者,凭你知命中境的修为,又如何当得了戒律院首座?既然如此,你更应该谨慎,不得妄动净铃,更不应该被曲妮玛娣说动,从荒原来到人世间。”

歧山大师看着他神情严肃说道:“你是修佛之人,当明白因果,不能被仇恨蒙蔽双眼,道石死在宁缺手中,那自是他的因果。”

宝树微微蹙眉,然后渐渐回复平静。

他说道:“我本是道石的因,道石原本就是我的果,那么道石的因果既然遇宁缺而终,那么这便是我与他的因果。”

“我自幼生于净土,长于净土,执净铃而行,能慑世间一切邪祟,宁缺若是冥王之子,那便会听着铃声醒来,这也是我与他的因果。”

“此行来到瓦山,我便是要明白这些因果,然后结了这些因果。”

歧山大师缓缓摇头,说道:“既然你执念如此,那么我只好通知讲经首座,除了你在寺中的职司,然后罚你面壁十年。”

宝树平静说道:“好教师叔知晓,我确实是奉谕而来。”

歧山大师闻言微惊,蹙眉良久后疲惫说道:“既便如此,佛宗行走依然是七念,尘世之事以他心意为准。”

“我会说服师弟的。”

宝树站起身来,单手合什行了一礼,然后离开洞庐。

……

……

崖洞幽静无声。

年逾百岁的歧山大师,今天感受到了在自己漫长的一生里最强烈的一次不安。

甚至要超过数十年前,魔宗血洗烂柯寺前坪那一次。

庐门微响,观海僧回来了。

“师傅,十三先生和光明之女,已经在前寺安歇。”

歧山大师看着自己的徒儿,忽然问道:“盂兰节会马上便要开了,依然会商讨冥界入侵之事,你对此事如何看法?”

观海僧看着师傅憔悴的容颜,一心想着让他早些去休息,说道:“谁也不知道冥界在哪里,只不过是传说罢了。”

歧山大师笑了笑,说道:“笨蛋,传说变成现实,那就不再是传说。”

观海僧憨厚地笑了笑,说道:“那等变成现实再说。”

歧山大师又问道:“你对悬空寺有什么认识?”

观海僧微微一怔,发现师傅今天似乎有些异样,说道:“您以前从来不准我问悬空寺,还有别的不可知之地的事情。”

“你在烂柯寺做二十年住持,或者说隐居些年头,总有一天也是要去悬空寺的,所以现在提前知道一些也无妨。”

歧山大师说道:“悬空寺的由来,其实与冥界入侵的传说息息相关。”

“冥界入侵,是为永夜,佛法里称之为末法时代,到那时,世间一切都会被毁灭,佛祖当年便看到了无数年后的惨怖画面,他冥思苦想数百载,思考怎样解决这个问题,然而却依然没有想到方法。”

“佛祖感知到自己圆寂之期,便于极西荒原深处,觅得一净土,发大愿力修筑一寺庙,并予以永世之屏障。佛祖集佛学禅经于其中,命后辈佛门弟子极优秀者,均可入寺听经修行,这便是悬空寺。”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佛祖经过无数年思考,依然没有想到阻止末法时代到来的方法,因为这本来便是世界的因果,有生必然有死,甚至直至万世痛苦轮回,所以他希望后世佛门弟子,可以借助悬空寺的庇护,在末法时代的毁灭洪流里幸存下来,能够帮助寺中的僧人,熬过漫长近乎永恒的长夜,凭借着坚毅的精神与隐忍沉默,等到崭新的婆娑世界的降临。”

歧山大师沉默了很长时间后,轻声叹息说道:“然而如今的佛宗,似乎已经忘记了佛祖的教诲,不再那么想了,去年七念入长安城,此次宝树入世来到瓦山,都在证明他们想找到冥王之子,然后杀死他。”

“师父,我觉得……悬空寺的大德们这样做也不错啊。”

观海僧虽然修行佛法多年,但毕竟年轻,想着传说中冥界入侵的恐怖画面,低声说道:“众生多苦,当慈航普渡,岂能独善己身?”

歧山大师笑了起来,说道:“你这孩子……想事情果然简单。”

观海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忽然他想到了一些事情,震惊说道:“宝树大师为冥王之子而来……冥王之子难道就在瓦山?”

歧山大师微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没有说什么,心想让冥王之子离开这个世界的方法有多种,并不见得只有杀死他这一种方法。

既然夫子在信中说此法可行,那么必然可行,不管是为了普渡众生,还是为了自己与悬空寺的因果,总要试上一试。

……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将夜请大家收藏:(www.xyrxs.com)将夜新野人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将夜最新章节 - 将夜全文阅读 - 将夜txt下载 - 猫腻的全部小说 - 将夜 新野人小说

猜你喜欢: 史上最牛帝皇系统永恒圣帝九转神魔混沌丹神太古星辰诀武神主宰剑骨最强反派剑神读档修仙噬天龙帝万界系统科技巫师天珠变召唤梦魇龙血王者绝代名师帝霸极品神印少主诅咒之龙穿越之逐梦大英雄太古龙象诀逆天战神太古狂魔修罗天帝圣墟圣武称尊
完本推荐: 最强弃少全文阅读一觉醒来听说我结婚了全文阅读灵舟全文阅读重生之星际宠婚[娱乐圈]全文阅读我姐姐太有钱了全文阅读官娶鬼女全文阅读穿越之逐梦大英雄全文阅读重工帝国全文阅读妻乃上将军全文阅读尖叫女王全文阅读风花雪月的罪全文阅读青云直上全文阅读强娶病爱全文阅读木槿花西月锦绣全文阅读我曾在时光里听过你全文阅读通天之路全文阅读武器专家全文阅读在地球修仙全文阅读异常生物见闻录全文阅读女神的贴身保镖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医路坦途北宋大丈夫重生之战神吕布独步成仙豪婿昏婚欲睡丹道宗师咸鱼的自救攻略谍海猎影绝强修真高手权倾南北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我在异界有座城天下无敌诸界末日在线王牌大高手万界疯人院全能快递员福晋有喜:爷,求不约长生天阙修神外传仙界篇重生之绝世武神万界之最强哥斯拉家有悍妻怎么破我不想继承万亿家产平天策末日轮盘哥哥万万岁神农小医仙全知全能者

将夜最新章节手机版 - 将夜全文阅读手机版 - 将夜txt下载手机版 - 猫腻的全部小说 - 将夜 新野人小说移动版 - 新野人小说手机站